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雷锋精神永放光芒 > 雷锋团队
清晨,一杯香粥递到手上暖在心里
来源:北京日报时间:2012-03-06

志愿者们正忙着奉粥

早晨吴庆伟和王静将熬好的粥盛入粥桶

  “来,喝杯热粥吧!祝您一天好心情!”每天早上7时,在北京西站、清华科技园和朝外SOHO三个地方,都会有一群志愿者手捧热粥,一边为来往的路人捧上热气腾腾的香粥,一边送上祝福。不论数九寒冬,不论盛夏酷暑,由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发起的“仁爱奉粥”行动都会照常进行。 

  365天不间断地向来不及吃早餐的上班族、社区居民和旅客们奉送爱心粥,是这个项目不变的理念。然而,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平凡至极的关爱行动,每年吸引着至少15000人次的志愿者参与,4年来,累计奉粥超过100万杯。很多人因此受益,一些当初的喝粥人最后也变成了志愿者,为别人奉粥,将温暖传递。 

  2000次搅动香粥出炉 

  2月23日5时30分。头一天的北京城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风“洗礼”。 

  漆黑的夜色下,莲花池公园南侧中国钟表奥特莱斯大厦食堂内,灯火通明。食堂一角的大灶台上,一锅翻滚着香气的粥正在“咕嘟咕嘟”熬制中。 

  熬粥人叫吴庆伟,2012年28岁,是仁爱心栈项目的一名普通志愿者。他戴着口罩和厨师帽,双手紧握勺柄,眼盯粥锅,不停地搅拌,一下、一下、又一下…… 

  灶台很大,随着搅拌,小吴的上半身也跟着有节奏地前后轻晃起来。6时40分,一锅满溢着米香的粥终于熬好了。吴庆伟关掉灶台阀门,放下大勺,轻轻甩了甩酸痛的手臂。 

  “怕糊锅,就得不停地搅动,一分钟至少30下,粥熬好了怎么也得两千多下。”在一旁“打下手”的另一位志愿者王静赶紧取来盛放热粥的保温桶。 

  王静是每周四西站奉粥点的志愿者负责人。掌握时间和流程、协调人员……她的工作要求细致,比其他志愿者都要更加专心。王静和吴庆伟两人将粥一勺一勺盛入第一只保温桶,盛满后,王静赶紧盖上盖子保温,吴庆伟继续向第二只桶内盛粥。 

  为了节省时间,有把子力气的王静半弯着腰,一人拽着三四十公斤的保温桶走向食堂门口。台阶下,停着一辆四轮小推车。吴庆伟也赶上来了。两人一齐使劲,将两只保温桶抬上推车,向电梯走去。食堂位于地下三层,到达一层后,陆续赶到的另外4名志愿者开始帮着装车。 

  7时,打着“奉送爱心粥”招牌、经过改造后的电动三轮车向西站出发。 

  200次弯腰送祝福 

  “三个站点每天都是两桶粥,但是服务的人群各具特色,像西站这个点,来喝粥的就是旅客多,其他两个站点都是上班族多。每天奉粥,用不了半个小时,两大桶粥就能送完。”基金会内的专职义工、70岁的贾玉城老人介绍说。在当天的志愿服务中,他还不是年纪最大的一位,最长者要数李芝兰老人。 

  老,一方面是指她岁数最长,今年已经73岁;另一方面她还是仁爱心栈的“老人儿”,从2008年创办起,她就前来志愿服务,为人奉粥。王静说,周末时志愿者人数会增多,最多时会有二三十人。服务的人越多,奉粥的辐射范围也就越大,受益的人越多。 

  7时10分,6名志愿者来到莲花池公园东门。出人意料,摊子还没摆好,可是一列排得整整齐齐的队伍已经蜿蜒出20多米。再仔细看,队伍中既有拾荒老人,也有清洁工人,还有一些刚刚下了火车的旅客。 

  戴上围裙、套袖、口罩、手套,志愿者们开始奉粥。热粥用干净、正规的一次性塑料杯盛放。6位志愿者分工合作,贾玉城和58岁的王希玲负责盛粥。41岁的刘俊昌负责维持秩序,其余3人要向排队的人递送盛好的粥。 

  春寒料峭中,志愿者们不停地盛粥、递粥。每每有人接过粥杯时,志愿者都会面带微笑,弯腰道一声:“祝您每天好心情!”或是“欢迎您来做志愿者!” 

  7时40分,两桶粥很快就奉完了。“两桶粥一共240杯,我们要道240声祝福的话。辛苦吗?呵呵,不觉得,反而感觉很充实。”王静说。 

  解下围裙去上班 

  北京西站广场上的时钟指向7时50分。吴庆伟抬头看了一眼,小声说了一句:“有点晚了。”他摘下围裙,褪下套袖和口罩,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向附近车站走去。 

  原来,小吴在西直门一家公司做平面设计。两年前,听说仁爱心栈招募志愿者,他来到了这里。 

  同样赶着上班的王静在带领其余志愿者做完当日小结后,也匆忙走向车站。王静是菜户营天伦北里社区医院的大夫。她从去年6月开始每周四前来做志愿者。 

  其他志愿者也不“简单”:操着一口邯郸方言的王希玲大姐,是北京西站的一名保洁员,每天傍晚5点半上夜班,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半下班。每天下班后,王大姐第一件事就是赶来帮着奉粥。而她此前一直是奉粥的受益人,她觉得也要为别人做些好事,于是也当起了一名志愿者。 

  李芝兰和刘俊昌是对母子,家住广安门。刘俊昌在超市当保安员,下午上班。在母亲的影响下,他每天早上都到西站来奉粥。 

  每天奉粥完毕,李芝兰和王希玲还得负责“扫尾”工作,将灶台锅具和粥桶都要清洗干净,以备第二天再用。 

  据了解,仁爱心栈三个站点的志愿者每日轮换,参加志愿服务的人中,年纪最小的只有7岁,是在父母的带领下前来参与。  

  是什么让他们坚持了4年? 

  根据北京仁爱慈善基金会的统计,奉粥项目每年至少吸引15000人次的志愿者前来参与。这个项目为什么能吸引这么多人参与?又是什么动力让这些人一下坚持了4年多? 

  “假如雷锋没有遭遇意外,我想他会理解我们所做的意义。”贾玉城说,奉粥带给每个人的感受是不同的,但总归是一次沉淀自己温暖他人的体验。 

  王静说,她虽是医生,可以前见着生人不爱说话。参与过志愿服务后,在现场不仅要对陌生人说话,还要大声招呼着其他人免费品尝爱心粥。在这个平台她养成了奉献的习惯。这对她的工作也大有帮助。 

  “以前总觉得老人烦,他们一句话要反复叨唠很多遍。后来,当了志愿者后我才想明白,很多人都是空巢老人,他们和我聊天倾诉,是他们排解忧愁的方式。我理解他们了,也越来越爱亲近他们,他们更愿意来了,自己也会变得很开心。” 

  一位志愿者说:“当我手捧爱心粥站在晨光下说出早上好、请喝爱心粥的时候,我是那么感动。我们奉粥,是在调整路上行人那颗匆忙和不安的心,更是在调整我们自己的内心。真诚的奉献,这才是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也是快乐的根本。” 

  “4年零两个月,我们天天都在坚持,没落空。人员一茬接一茬,不断更换。”贾玉城见证了仁爱心栈发展的每一个脚印。 

  他回忆说,2007年仁爱基金会成立,之后不久他们就开始为新开办的“仁爱心栈”项目寻找一个落脚点。但是,当时启动这样一个活动非常困难。后来,一位老教师去世前曾嘱咐孩子要用自己的房子做点善事,机缘巧合下,当得知仁爱心栈正在寻找站点时,双方一拍即合,第一家站点也就顺理成章选在了红莲中里社区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内。 

  后来,因为房屋买卖,一年多后,心栈又搬到了三路居附近的一个简易房内。用房问题暂时解决了,可是距离西站却远了,志愿者们骑车送粥都得要15分钟,这让本就辛苦的志愿服务难上加难。 

  就这样又坚持了一年多,有一天,志愿者们像往常一样在西站南广场奉粥,中国钟表大厦的总经理偶然看到了这一幕,在了解了事情原委后,他邀请志愿者们到距离西站步行仅需5分钟的钟表大厦食堂来,食堂后厨将每天免费腾出一个灶台供他们熬粥。 

  贾玉城说,从红莲中里到三路居,再到钟表大厦,变化不仅体现在熬粥厨房的不同。从最开始向陌生人递去免费粥,人们回应的难以置信的眼神,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受益人变成了志愿者,这种变化更体现在人们内心对他们所做的认可。后来,清华科技园和朝外SOHO的两家“仁爱心栈”站点也陆续建立起来,每年都有25万杯免费粥分发给市民。 

  每天熬粥所需的材料,除了有基金会的提供外,还有很多是来自志愿者们自发的支持。最多的一次,一个志愿者开着车拉来了1吨大米。每年腊八前夕,来送各种米、豆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责任编辑:赵空雷)

版权所有: 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技术支持: 首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