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身边好人 > 好人事迹 > 诚实守信 > 2017

崔敏:从源头抓起做生态农业耕耘人

撰写时间:2017-08-07 文章来源:首都文明网

  崔敏,女,1977年12月出生,北京市大兴区“舍农源”生态农业创始人。

  她是生态农业耕耘人,她种葡萄不为挣钱,只为心中的那份信仰。她要种真正的有机葡萄,她种植的葡萄不但不使用任何化学农药,还特别重视被别人忽略的土壤中重金属的污染,她花高价买来有机肥,去除土壤中的重金属,只为从源头上做到真正的有机。面对考验,为了心中的信仰,她坚持做自己。

  近日,记者来到庞各庄镇一农业园区——舍农源,园区内杂草丛生,但园区主人崔敏却并不急着除草。“在我的园子里一直坚持的就是走生态农业道路,不在园区内使用任何化学肥料、农药,而且现在园区内的水果即将成熟也不能用人工除草,这样会破坏植物根系,水果就不好吃了。”崔敏说,经营园区几年来,即便成本再高、投入再大,她从没想过投机取巧,坚持诚信为本,不在种植上偷工减料,脚踏实地,力求做生态农业的耕耘人。

  崔敏,1997年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投资系,后又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和澳大利亚进修,取得硕士学位。看到这些学历,很难想到多年之后,崔敏会成为农业大军中的一员,成为舍农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主人。“现代农业需要年轻人,需要有高学历的年轻人,一些新生力量的注入才会有生机、有转机。”崔敏认为,从小守地种地的农民自然是精通种地的技术,但在她看来,种地是一门艺术,比起高产、增收,她更注重种植本身,更尊重植物的天性。“尝试着去回归农业本身,有机生产,让土地该生产时生产,该休息时休息,学会感恩大自然的馈赠,这是我想做的事情。”在农业领域,崔敏想要发展生态农业,让农业回归本真,让如今的人们依然能够吃到最原生态、绿色的农产品。

  2008年,崔敏承包土地搞农业,原本大家都以为她要一展拳脚的时候,她却两年的时间没有在地里种植任何作物。这让行内很多人都不能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对农业上的“生意人”来说,连想都不会想,但崔敏却这样做了。她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起初,我就是想要打造原生态农业园区,让人们到我这儿能吃到最绿色的水果,口号打出去了就要这么做,要对得起别人的信任。”

  在日本的时候,崔敏看到,那里的农场主管理农场的方式与国内大不相同。“当植株长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他们就不除草了,尽管麻烦他们也是用剪子去剪草,不去拔根系、不施药,以避免破坏土壤的平衡。”崔敏说,尊重土壤、感恩自然,是她在日本学到的最触动她的一点。在承包土地最初的两年里,崔敏做了什么?“养土。”这是崔敏的回答。两年里她只做了这一件事。早在建园之初,崔敏就定下设想:将舍农源建成一个有机园区。“要想做到有机要从源头、管理过程以及采收上市三个部分把控,首先源头就是土壤。”舍农源所处的地块由于前期被其他农户租用,土壤里含有农残、重金属等物质,崔敏就利用两年的时间为土地“治病”。在那个时候,很多农民都还不知道重金属对植物的影响,大多数人的意识里也认为只要不用农药就是有机产品,而崔敏却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改善土壤中的重金属,由于多数人意识不到重金属的污染、投入也很大,很多人是不会这么做的,但崔敏为了真正做到种植有机葡萄,她花了几十万买有机肥,用煤矸石消除重金属,用磷矿石去除农残……两年之后,崔敏的土地上终于种上了果树,樱桃、葡萄、猕猴桃……整个庄园开始充满生机。“做农业很多人急于求成,让土地四季生产,但是她的园子里,每年只有春、夏、秋三季在生产,每年的冬天都是土地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崔敏说,直至今日,舍农源的每一方土地的土壤都绝不含半点农残、重金属。

  想到、看到容易,但真正去做的很少。对于农业,崔敏一直不忘初心、诚信为本,缘起关注食品安全,那就要一直为食品安全护航。“为什么现在有机农业那么难做,因为投入真的很大。”崔敏告诉记者,在果树的管理过程中,她绝对不允许使用任何的化学农药、肥料,用的都是生物农药,这些药物用在农业上可谓是大投入。生物农药好在哪?“这种农药不仅有除病、补给营养的作用,而且在阳光下,这些残留的生物农药会转化成蛋白质,完全不会产生农残。”崔敏说得头头是道。生物农药,如此好的产品为什么很少的农户会使用呢?“这种农药价格非常高,一般的农户是承受不起的,把这么贵的农药用在葡萄、桃上,很多人觉得得不偿失,但我不这样想,因为最开始做农业就不是为了赚钱,我想把最好的农产带给大家,这是我的承诺。”崔敏说。此外,崔敏告诉记者,她给园子使用的肥料都是有机鸡粪,这些鸡粪都是从国内有名的养殖有机鸡的工厂进的货。“那个工厂的鸡只吃玉米,它产生的粪也绝不含一点抗生素。”

  去年,一场雹灾让园子里的水果受到重创,同时也又一次考验了崔敏的毅力。先是持续数小时的雹灾,让葡萄藤上的葡萄掉的掉、裂的裂。“那时候葡萄还套着袋,如果不处理,整串葡萄都会被传染,全部烂掉。如果要处理,就要把袋拆掉。袋拆掉了,如果不继续套上,葡萄的品质会受影响。”那时候,工人都劝她:“这袋子解开就不要再套了,十万串葡萄啊!太费劲!反正别人也不知道!”面对园区工人的劝言,崔敏断然拒绝:“那怎么行,不套袋怎么给葡萄防菌、防药、防潮,葡萄的品质会受影响。”于是,她和她的伙伴还有工人们,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奋战,整整五天。五天,十万余串葡萄,十万余个纸袋,拆掉砸烂的果子,再套上新袋子。冰雹过去了,又是一场洪涝,使得二十亩水面,深度四米的排涝渠道溢出并倒灌至田间三十公分,为了不让葡萄根系受损、果实糖分流失、保持最佳口感,崔敏和工人们几乎是二十四小时没有休息,挖沟,排水。那年,崔敏园子里的葡萄饱受摧残,虽面带斑痕,但甜美依旧。

  什么是榜样?《续焚书·李善长》中曾描述朱元璋:其不私亲,以为天下榜样,亦大昭揭明白矣。这是词典上的释义,榜样即为楷模之意。在崔敏眼中,她对榜样有着自己的理解:“雷锋一辈子做好事后来才被人树以榜样,所以,我觉得榜样就是不论在什么领域,要心中有一份社会责任感,做事诚实守信是我坚守的,这种个人内在的‘精神’才是需要被发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