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首都文明办联合爱家广播、北京市妇联等机构,策划了“红透半边天——我们身边的女共产党员”系列访谈。访谈选取老、中、青不同年龄阶段的女性党员,通过展现先... 详细>>

主持人:《家里家外》,与您同在,您好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北京爱家广播的《家里家外》节目,我是主持人张艳。
仇檀:大家好,我是编辑仇檀,《家里家外》的观察员。
主持人:今天是星期一,又是我们家里家外给您带来的纪念建党九十周年的特别策划――《红透半边天》的节目,《红透半边天》就是要带您去了解我们身边的优秀女性党员,走进她们的生活,了解她们的故事。
仇檀:作为《家里家外》的观察员,我今天发现的这位优秀女党员,她并不是企业家,而且也并不富裕,但是十年来她资助了将近三十名家境贫困的失学孩子,还有三位孤寡老人,她就是来自海淀区上地街道华祥苑社区的居委会副主任牛月茹。在去年她被评为身边好人,扶老携幼的博爱之星。
主持人:先给大家介绍一下,牛月茹主任她的家庭是一个,在我们看来就跟我们平常人家差不多,属于比较普通的工薪家庭,为什么她能十年坚持帮助这么多贫困的学生,还有孤寡老人?今天我们的《红透半边天》特别节目,就邀请到了牛月茹本人,请她来和我们大家说一说自己的故事,欢迎牛主任,您好。
牛月茹:您好。
主持人:牛主任感觉很亲切,刚才仇檀介绍了,说您十年的时间当中已经帮助了三十几位贫困学生了,这些学生他们都是来自哪里的?而且您是通过什么方式去帮助他们的,给我们介绍一下好吗?
牛月茹:这些孩子都是我从电视,或者慈善的那些机构,还有各个地方电视台的那些节目中找到的。
主持人:就是您通过看电视,通过搜集。
牛月茹:搜集,就搜集这些“苦新闻”。
主持人:“苦新闻”。这些孩子是来自全国各地还都是咱们北京的?
牛月茹:基本上在西部山区的比较多,像宁夏的、青海的、甘肃的,这些比较多,还有什么河北张家口的,河南张家界的,河南南阳的等等。
主持人:听起来覆盖面很广,把这些新闻搜集来了,知道这些孩子们的情况了,接下来您要做什么呢?
牛月茹:接下来我要做的是,我通过114查号台,比如湖南台的节目,我先找到湖南电视台,找到湖南电视台我再找到做节目的那个栏目,然后我找到他们,他们就能把联系方式给我了。
主持人:找到报道媒体的工作人员,然后通过他们取得孩子们的联系方式。
牛月茹:对。
主持人:联系到孩子以后呢?
牛月茹:联系到孩子以后,像孤儿没有衣服没有什么的,我先筹集点钱,完了我再去,有的同事给我的衣服,我就把这些衣服再给他们都寄过去,把钱都寄过去,有时候在留言上,我说收到后回信,确实到我再寄的时候安全无误的这样,宁夏南部的一个孩子,回民的一个孩子,我是通过宁夏基金会我找到的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叫马军红,他家里好几个孩子根本不让他上学,后来我通过基金会,我就把他五年的学费我都给他交了。后来我考虑到在宁夏那边那么冷,后来我给他织的毛衣毛裤,买的衣服什么的,一大包衣服。因为他那边,当时说不通邮,特别费劲,在宁夏南部的山沟里头。
主持人:比较偏僻。
牛月茹:邮不过去,后来当时基金会的人跟我说,只能邮到他当地的一个乡政府,后来我就用一个大口袋,一大口袋棉衣服,我就给那上头写着,感谢乡政府的领导,把衣服一定送到马军红的手上,这是一个北京阿姨给孩子的一片心意,谢谢了,当时真是很费劲,过了几个月,这马军红给我来信,她可能当时就十一二岁了,她说我长这么大,阿姨,我还没有穿过新衣服,这是我头一次穿您给我寄来的新衣服。我觉得,用真情去关心他们,我当时虽然说不值什么钱,我也怕这个衣服给丢了,或者送不到孩子手上。
主持人:其实您不是心疼这些衣服,您是怕如果送不到孩子手上,这份帮助就没有办法递出去。
牛月茹:对。
仇檀:牛主任这些年就是通过这种寄钱,还有寄衣服的方式来帮助这些贫困的孩子们,经过我们的粗略统计,十年来牛主任已经投入了大概六七万块钱,而且她自己亲手织的毛衣就有一百多件,然后据牛主任说,现在这个手已经都织的疼了,不能再织了,织不动了。
主持人:织了这么多年,给孩子们不知道织了多少件衣服,现在这些孩子还有联系吗?他们的状况怎么样?
牛月茹:有联系,我在02年陕西省宁陕县,我曾经资助的一个孩子叫姜丹,现在已经能自食其力了,她已经现在中学毕业以后,上中专,我说如果你要能上,我再接着资助你,她说现在我要学一门技术,就是美容美发,去年夏天她就已经毕业了,这个孩子,据说在我资助的这些孩子里头,她可能跟我的感情是最深。当时我就想,不管条件再好与不好的,拿出三百块钱来,就能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当时我确实特别感慨,从那儿我就更加深了走上这条路的这个决心。
主持人:我在想,一个人从事一次慈善工作,或者帮助别人,这可能不算什么。关键是十年如一日,都在一直在坚持,我觉得这可能都是很多朋友没有办法做到的,没有办法坚持下来的。您刚才也讲了,其实您是06年才到的居委会。
牛月茹:对。
主持人: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牛月茹:之前我是在一个万泉出租汽车公司做人事工作,05年我们单位兼并重组,就被大的公司给收了,收了我们就回家以后,当时上地街道海淀区社工委,他们也知道我这情况,其实当时我进居委会的时候工资很低,什么就没有,就550块钱,在那种情况下我也没有间断,那几个月我也就再多捡点废品这些东西,一直没有间断。捡废品这件事是怎么着呢?当时我织毛衣都是旧线,后来我看到我上班的附近有一个卖毛线的,有一次我卖了点瓶子,我就买了那么几球新线,又给我开了一条道,我就想,如果我天天在上班下班回家什么,我都去捡废品呢?这个钱不在我学费之内,我还能给孩子们买点衣裳。当时我在马连湾市场那一块,当时批发衣服的外地人也都挺好的,我天天就去买小衣服的,十岁的,十几岁的,后来我跟他说我是什么,当时就是白给你拿,他说我从木樨园市场拿来的球衣十块。
主持人:就是批发价给您。
牛月茹:批发价给我,他说我也去献点爱心,其实我的爱心也是大家来帮助的。
主持人:身边还有很多朋友,看到您的行动以后也都加入进来,您第一次帮助孩子是01年,当时帮助是什么孩子,还记得吗?
牛月茹:01年的4月份,我得了胆管炎,我住到北京地坛医院,当时从别的病房转到我们病房医院一个病友,他是河南的一个大学生,这个女孩,她比我女孩大不了多少,她当时也就管我叫大姐,当时这个孩子我了解了,她是六百多分从河南农村考到北师大,当时这孩子在医院的时候吧,自己很困难,脾气却很刚硬,每天就吃那么一小勺菜,一个馒头。别的病友说这小孩挺困难的,后来又一天她在躺在床上的时候,我们都在输液的时候,她说大姐我想,那时候是四月份,她说五一我想我妈从河南来一次,来看看我,她说她就不来,大姐你觉得是不是太过分了?当时我也没说出话来,我们旁边的一个病友,东北的一个病友就说,你妈妈是没有路费?这孩子就不说话了,不说话我心里就挺什么的,到晚上我就把二百块钱塞到我的病号服的裤子,松紧带往里一抿,我说你跟我出去遛个弯儿去,咱们俩也走走去,后来出去以后我塞给她,她当时脾气还真是特别刚硬,她就是不要,当时我还挺生气的,我说了好多好话她都不要。
到第二天等别人都出去了,就剩我们俩在病房里,我这人弃而不舍的,我说再过去,再去做一次工作,我说咱俩今后,不管你从北师大毕业以后,你是回河南,还是在北京,我说你就有一个忘年交的大姐,我说你真的别跟我客气,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说你看现在,我说我有病,也惦记着孩子,因为你妈,可能你有病,比我惦记孩子更惦记,你想你得了这么重的病,你妈不可能说不想来,我说你就把这个钱你拿着,没有别人。她说谢谢大姐,她就把钱收下了。收下以后当时她的病挺什么的,在那一年期间,当时我在出租汽车公私开一千多块钱,我每个月给她带几十块钱的吃的,有时候就送去一百块钱,我说这一百块钱也管不了什么用,就是负责早日吃早点的了。
主持人:那是你第一次帮助别人。其实说十年来您一直在帮助各种各样年龄段的孩子,想问问牛主任,您觉得坚持下来难吗?会觉得很辛苦吗?
牛月茹:辛苦倒是辛苦,可是这个是不可能能去间断的事,可能这十年来越往后的,干这种工作也许投入的感情是无法自拔的,给我带来的欢乐也是挺多的。
主持人:欢乐是什么样呢?
牛月茹:反正孩子们给我来的信,或者给我寄来一张照片,或者他们的成就,我就觉得我付出的特别值得。
主持人:您现在正在收听的是《家里家外》给您带来的纪念建党九十周年特别策划――《红透半边天》,我身边的优秀女性党员访谈。今天来到我们节目中做客的是扶贫济困的优秀党员牛月茹牛主任。她正在和我们聊她的故事。牛主任是在海淀区上地街道华祥苑社区居委会当副主任,刚才在节目上半段您也谈了您的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帮助孩子们的经历,也给我们讲了几个孩子的故事。在聊聊您的家庭吧,您的爱人是司机,女儿也是刚刚参加工作。
牛月茹:对。
主持人:家里一开始介绍我们就说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您这么多年拿出的财力、物力,还有自己的精力,算了算光财力就大概投入有六七万。
牛月茹:对。
主持人:以您的家庭条件来帮助这么多人负担得了吗?
牛月茹:负担得了,说实话我的家庭条件还可以,就说没有闲着的,都在工作。
主持人:都在挣钱。包括刚刚工作的女儿。
牛月茹:对。
主持人:您的家庭收入一般有没有考虑过要给自己家里留多少钱,然后剩下我再拿去帮助别人,会不会因为帮助别人,得家里紧巴巴的。 牛月茹:说实话,没有。还可以吧,因为现在居委会待遇也还不错,我爱人在区里头,区政府司机,女儿现在也要工作了。
主持人:也自食其力了。
牛月茹:我就觉得我不管从自己生活中吧,注意节俭一点,也不能断了孩子。因为从我内心的感受,每到开学的时候,我是一年给孩子寄两次钱,暑假一次寒假一次,9月1号开学,八月份的时候我就已经坐不住了,我就觉得孩子眼巴巴的在等着这个钱。
主持人:学费。
牛月茹:也许二三百块钱可能对于咱们城市来说真是不值什么,可是对于那些山区的孩子,他们要去捡榛子,捡木耳,孩子来信说,真的很卖不上价钱,我再有一个例子吧,湖北黄石的一个老人,八十多岁一个特别可亲可敬的张金环老妈妈,她是在她七十岁的时候,在铁路上就一个女的就说,大妈你去给我抱一下孩子,我到一下厕所。可老人把孩子接过来了,接过来以后这个女的就找不着了。
主持人:消失了。
牛月茹:消失了,他是一个健康的男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多人都想去要这个孩子,可是老人就是舍不得,因为她说,在我有生之年我就想找着他的亲生父母,要说问题就是,说二三百块钱对于咱们来说可能不值什么,为了给孩子增加点营养,孩子每天在上学路上,或者在学校都捡一些废品,可是这个东西一个月下来才卖四五十块钱,我就给他们的派出所打电话,我说别让孩子再捡废品了,让他安心地去学习。这位老妈妈在去年去世了,刚认识老妈妈那一年我给老妈妈织了一件红毛衣,我说那么大岁数,那么大年龄,给孩子的牛仔衣、牛仔裤什么的。现在虽然奶奶已经去世了,孩子跟他小叔一块生活,我现在每年还得给他寄七八百块钱。
主持人:现在还在坚持?
牛月茹:还在坚持,因为这个孩子还在上学,老奶奶已经没有了,老奶奶去世了。
主持人:您刚才说自己紧巴巴的没关系,你不能断了给孩子的这条路,您自己紧巴巴没事,但家里人呢?家里人愿意吗?跟着您一块。 牛月茹:家里人也还行吧,这么多年受我的影响,孩子们现在他们也不管出去在什么场合,在什么多高级的商场,捡瓶子就成了我们家的一个习惯。
主持人:全家一起捡瓶子。
牛月茹:是。我女儿、女婿,他们都在捡瓶子,我爱人也捡瓶子,报纸什么的,像我爱人他们单位,每次让办公室报纸不许动,这个都是给我留着,让我去卖了,去扶贫。我身边的人也觉得我能坚持这么多年,他们对我也挺好的,与其说我去帮助别人,大家在帮助我,通过我再去帮助别人。
主持人:您背后还有千千万万只手在帮着您,扶着您,让您去帮助更多的人。女儿今年去工作了,他也是从事扶贫工作,是一名社工,女儿是不是受您的影响?您是不是天天跟她磨叨说您要去做这种事情,要想我一样去帮助别人,有吗?
牛月茹:也有吧。反正家庭的影响吧,像前些年我织毛衣吧,我爱人天天就形成习惯了,天天给毛线,人家给我毛线都特别乱,都不用说了,就去给我绕成球。
主持人:他就给你整理毛线。
牛月茹:他就给我整理毛线,孩子们捡瓶子,而且卖瓶子的钱都是专款专用,说不管咱们家里有钱没钱,卖瓶子的钱这一分都不能动,在一个抽屉里头有一个袋子,哪怕今天卖了五毛钱,这五毛钱也塞到里头,攒到二三百的时候,就给人家寄出去,这是平常日子。因为到开学的时候,我要系统地去,这个三百,那个二百,那个五百,我就这么去寄。
仇檀:其实像很多人的家庭条件情况可能比牛主任要好,但是为什么大家不会说像牛主任这么热衷地去帮助这些贫困的孩子,我觉得可能是他们人们心中好像不太相信这些我做的慈善,或我捐的钱是不是真的到了需要帮助的人手里了。但是牛主任不一样,他真的是相信他可以帮助这些孩子,而且这些孩子感动了她,尤其是她从这些孩子身上得到反馈的时候,更加激励了她这种决心和这样做下去的一种想法。 主持人:但如果没有第一次的尝试就不会有后面的这种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的开心也好,还有包括那种帮助别人的喜悦感,其实刚才讲了,牛主任全家总动员一起来参与到帮助别人,扶贫的这个事业当中,可能您帮助的那些孩子,年龄小的不太知道您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是什么身份,可能在他们眼里就是您是特别亲切的阿姨,想问问牛主任,您是去年才加入共产党的,成为一名新的党员,可能孩子们并不太了解,帮助我的这是一个党员阿姨。想问问您,您觉得党员的这个身份给您带来的是什么?会有压力吗?
牛月茹:这个我公正地说说没有,我不管入党也好,不入党也好,我这条道我都会一直走下去。至于党员,也是我一直追求的,原来最早单位我九几年农转工以后就有入党的这种愿望,申请书后来,反正种种原因吧,也没有去实现这个愿望,去年上地街道连我们华祥苑党支部就说让我入党,我当时就给组织上这么表态的,我说不管入党也好,不入党也好,这条路我是一直会走下去,我入党不入党不重要,我心也是跟党在一起的。
主持人:等于说成为一名党员是您的心愿,但是帮助更多的孩子是您终身奋斗的事业。
牛月茹:对。反正我就觉得也许我当时就说,我当时就说,我说这个扶贫可能在我有生之年我想看到,中国不再有一个穷人,我说可能我现在五十多,到我走不动了,今后我拿退休费,或者孩子帮助家里的,别的钱来支取这个费用。只有增没有减,现在就说有的孩子刚才我提到的已经毕业了能自食其力的,完了我就是再接着找小的。
主持人:找更多的孩子去帮助他们。
牛月茹:在我能力范围能承受的情况下,我再接着找小的孩子。
主持人:对,其实听完牛主任的故事,我最大的感受是去帮助困难的朋友,这种并不是说你要多有钱,或者你一定要是名人,或者怎么样,其实作为普通人咱们也可以做慈善,而且十年如一日地去做慈善,我需要有很多的爱心,然后也需要对这个事业有一定的信心,也要坚定地走下去,当然从中也会获得很多温暖和快乐,谢谢牛主任,谢谢您参与我们的节目,谢谢。
仇檀:谢谢。
牛月茹:谢谢。
主持人:还要提醒大家的是,北京电台第十六届听评阅活动正在进行,如果您对我们《家里家外》以及爱家广播其他节目有任何意见和建议的话,请您在6月30号之前给我们投稿,稿件请邮寄到建外大街14号,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听众服务中心,邮政编码是100022,凡是被听众反映专辑听评阅专刊采用的稿件都能获得稿酬,并且可以参与评奖,具体稿件要求和评奖信息请您拨打听众服务热线65661566进行咨询。另外只要是给我们爱家广播节目提出意见的朋友也都会获得我们爱家广播送出的精品礼品。感谢您收听由张艳、仇檀给您带来的这一期的《家里家外》,也欢迎您继续关注爱家广播稍候的精彩节目。
查看全文>>

  她,并不是企业家,而且也并不富裕,但是十年来她资助了将近三十名家境贫困的失学孩子,还有三位孤寡老人,她就是来自海淀区上地街道华祥苑社区的居委会副主任牛月茹。牛主任在2010年被评为...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