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葛丽,女,1983年2月出生,北京市怀柔区杨宋镇南年丰村村民。

2006年秋,葛丽的母亲已是尿毒症晚期,双目几近失明,每天呕吐不止,无法进食,无法排尿,而且伴有肾性贫血和肾性高血压,情况十分危急。面对生命垂危的母亲,葛丽瞒着家人来到北京友谊医院做检查,发现自己和母亲的肾匹配,她不顾母亲的反对,毅然选择割肾救母。2007年9月,在北京友谊医院的手术室,葛丽成功地将肾脏移植给母亲。

葛丽曾荣获中国好人榜身边好人、首都道德模范提名奖、北京市万名孝星、怀柔区十大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


割肾救母


葛丽,是怀柔区杨宋镇南丰村一名普通的农家女。每天,葛丽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平淡:陪妈妈聊天、看电视,和她一起照顾、教育孩子,叮嘱妈妈每天按时吃药,陪妈妈到医院每月按时检查身体。然而,这每一天的重复,却让她和妈妈感到莫大的快乐。因为就在几年前,她们母女共同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这份快乐得来不易。

那是2006年的夏天,当时,葛丽在市里工作很少回家,但每天都会给家里打电话。一天下午,她给家里打电话,和往常一样,是妈妈接的电话,说着说着,妈妈突然没了声音。葛丽着急地叫着:"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原来,妈妈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晕倒了。葛丽没想到,生命的考验就是从那天开始。

经医生诊断,妈妈患上了肾小球肾炎、肾性高血压等肾病综合症。随后的日子里,妈妈一直靠药物来治疗,但是好景不长,半年后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很快就发展成尿毒症。噩耗传来,好像晴天霹雳,阴云一下子笼罩了全家。

为了专心照顾妈妈,葛丽毅然辞去了市里的工作。因为尿毒症的影响,妈妈每天呕吐不止,肾性高血压压迫眼底出血,使她的视力接近失明,也几乎不能进食,最后完全不能排尿。

看着妈妈每天痛苦的样子,葛丽心里揪心地痛!"这是我24年来从未感受过的一种痛。我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如果有什么苦难,就让我来承担吧,不要再折磨妈妈了!"

因为匹配的肾源不容易找到,妈妈只能暂时通过透析来维持生命,透析从每周2次发展到3次,每次透析的费用大约500元,这不仅让全家花光了所有积蓄,还借了一大笔钱。突然有一天,妈妈中断了透析。葛丽知道,妈妈是不想给这个家再增加负担了。"但我不能没有妈妈,我不能失去她!

这时,葛丽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她要割一个肾给妈妈。同家人商量后,葛丽拿着借来的3万元钱去了北京友谊医院做了检查。1管、2管……看着医生连续抽了8管血,原本最怕血的葛丽,竟然挺过来了。

一个星期后,检查结果出来了,配型成功。但妈妈知道这件事后坚决反对:"丽啊,你才24,儿子又小,不能为了妈妈赔上自己呀。" 葛丽说,妈妈也舍不得让债务缠身的她再次为10多万的手术费而奔波。最后,葛丽央求妈妈同意接受手术,妈妈终于含着泪点了点头。

2007年9月13日,这一天是妈妈重生的日子。早晨,葛丽早早就起床准备手术。从病房到手术室只有不足100米,葛丽却觉得那么漫长。

手术进行了5个多小时。醒来后,葛丽第一个问题是:"我妈怎样了?"护士告诉我,妈妈也在一直询问我。为了不让妈妈担心,葛丽强忍着麻药过后的疼痛对护士说:"告诉妈妈,我没事儿。"

手术成功了,喜讯一个接着一个,妈妈能正常排尿了,视力也逐渐恢复了。如今,妈妈已经能做一些家务了,基本没有什么排异反应,葛丽也有了第二个宝宝。然而,每个月的排异药费和检查费高达近9000元。为了缓解全家的经济压力,身体稍有恢复,葛丽就四处求职。期间,葛丽做过保险推销、当过美容院学员,但是为了照顾家庭,都没能长久。2011年开始,葛丽干脆呆在家里,专心照顾母亲和孩子。

得知葛丽的遭遇,区民政局、杨宋镇民政、妇联第一时间为她送来了救助金。杨宋镇社保所为葛家报销了大病医疗费,街坊邻居也纷纷送来钱物,并把她为母捐肾的事迹作为教育子女最好的典范。葛丽也荣获了中国好人榜身边好人、首都道德模范、第二届怀柔十大道德模范、怀柔十大孝星等荣誉称号。但是,葛丽却觉得,母亲给了她生命,她只是做了一个女儿应该做的事情。

如今,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葛丽更能体会父母的不易。葛丽说,对待父母,我们更多的是要多陪陪他们,他们的健康幸福就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对待子女,我们更多的是要教育好他们,他们的成长进步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